中国神童退化史:出家、吹牛、造假、搞传销......

首页 > 各地反传 > 广东反传销 > 东莞反传销
编辑:反传销柔儿 日期:2020-07-17T16:42:39 人气:5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01

1974年5月,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第二次来到中国考察。

在那个荒唐的时代里,已经拿过诺贝尔奖的李政道最关心的是人才培养,但是时隔两年再次回国,看到的却是人才培养的全方位中断,哦,也不对,还有两个领域还是非常繁荣的——乒乓球和芭蕾舞。

乒乓球在海外是扬了国威的,并且成为外交的先锋,不能不重视;而芭蕾舞则成为了西方了解中国的窗口,是国家形象,对芭蕾舞演员的培养不遗余力,芭蕾舞演员在物资匮乏的时代,得到的都是超规格的待遇。

科学是啥?科学是“反动”,张铁生这样的考试交白卷的才是英雄。

在上海,李政道参访了复旦大学和芭蕾舞学校,这种反差自然是能够看得见的,这样不行啊,回到北京后,就抓紧写信,一份关于培养基础科学人才的建议就递了上去。

当然,这事儿很紧迫,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又急不得。

当时的教育什么情况呢?几年后,邓小平主持过一个座谈会,问教育的情况,当时的清华大学副书记的何东昌发言说,清华大学招收的工农兵学员文化素质参差不齐,很多人只有小学水平,到校后还要补习中学课程。邓小平当即插话说,那就干脆叫“清华中学”、“清华小学”,还叫什么大学!

这就是当时的情况,李政道只好“曲线救国”,向孩子们“下手”了,芭蕾舞演员是从小培养,那么是不是可以从全国选拔一批十三四岁的孩子,用培养芭蕾舞演员的精神来培养这些天才少年呢?

李政道想要实现的是在中国培养一支“少而精的基础科学工作队伍”。

建议递上去了,但是进展并不快,直到1977年,江西冶金学院的老师倪霖给兼任中科院院长的副总理方毅写了一封信,推荐了江西赣州八中的天才少年宁铂,信收了,方毅批示中科院下属的中国科技大学,“如属实,硬破格收入大学学习”。

中科大也积极下去调研考察,不久,宁铂跟方毅下棋并两盘全胜的新闻传遍全国,宁铂成为70年代末以及80年代的“别人家的孩子”。

02

1978年,科学迎来了春天,“神童”宁铂走进了刚刚成立的中科大的少年班,与他一起进入少年班的,还有20位同学,最大的16岁,最小的11岁。

不久之后,少年班的“三大天才神童”——宁铂、谢彦波、干政——就家喻户晓了,简直就是70年代的icon。

在集中“中国天才”的少年班,他们是最厉害的吗?也不算。

在对赣州八中的考察考试里面,宁铂只考了第二名,但是推荐信和“赢过副总理”让他的名声最大,宁铂的故事不仅是报纸上的“2岁背诗、5岁上学、6岁学中医、8岁下围棋”,他的故事甚至有专门的手抄本在私底下流传。

谢彦波是因为年龄最小,而干政则是登上了畅销书《神童的故事》中,“干政切瓜”的故事广为流传。

少年班是一种创举,这是无疑的,即便是在刚刚恢复高考的当时,这也算是石破天惊的事情,但在后来中科大的模式在1985年得到了推广,又有清华、北大这样的12所全国重点大学开了少年班,大家继续前赴后继地造天才。

这事儿的争议一直有,大学的少年班起起落落,直到2003年。

2003年,那位对少年班的缔造“功不可没”的神童宁铂出家了。

1978年宁铂入校,开始学习理论物理,四年后,宁铂在中科大留校任教,19岁时就已经成为了全中国最年轻的助教,他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但是,千金难买我愿意,而对于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宁铂多少也有些抗拒,比如他喜欢天文,但是中科大没有天文,他想转南京大学,但是中科大不放;后来学习理论物理后,他迷上了星象和气功;作为神童教育的“得利者”,他在公开场合批判神童教育。

2003年,出家为僧,舆论哗然。

03

“少年班扼杀天才”,炮火对准了少年班。

宁铂出家后,人们顺带着回溯了一下另外两位“天才”,发现也很难。

11岁上大学的谢彦波,15岁进入中科院读硕士,18岁读博士,但是因为没有处理好和导师的关系,国内的博士学位没拿下来,去了美国的普林斯顿待了近10年,还是没能处理好跟导师的关系,美国的博士学位也没拿下来。

而干政去普林斯顿的时候16岁,但是同样是因为和导师的关系,没有拿到学位,他又拒绝回中科大继续读博士,而是赋闲在家,等想要回到科大工作,已经达不到科大的条件了。

批评越发尖锐,一时少年班人人喊打,那股全国兴办少年班的风潮散去,少年班又回归中科大。

少年班真的扼杀了天才吗?

自然也不是,还是有不少人给少年班长脸的,中科大40多年培养了4000多位毕业生,大都活跃在企业界和科学界,张亚勤、马东敏、闵万里、陈云霁,互联网的世界里也少不了他们。

在少年班40周年的2018年,《Nature》杂志公布了2018年度影响世界的10大科学人物,位列榜首的科大少年班22岁的校友曹原,两篇关于石墨烯超导的重要论文,让国内外的媒体都不吝溢美之词。

”中国量子之父“潘建伟院士,第一篇Nature是27岁,在结构生物学领域领军的施一公,第一篇Nature是在32岁,曹原的22岁还是非常出色的。

曹原的故事很轰动,其实也就意味着其他故事多少有些“无聊”,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少年班算是一个时代的产物,而大部分人并不是天才。

这个遗憾的结果,让人很焦虑,事实上是让家长们很焦虑。

04

少年天才有选拔和培养的正规渠道,那么其他人怎么办呢?

说来也巧,网友闲来无事,翻了一下去年的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获奖名单,哟呵,发现还真不少,全国在少年班之外,还有不少的天才的。

最厉害的还数昆明的一个小学生,研究了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和机制,这应该是一个让硕士流泪、博士伤心的题目,但就是被一个小学生给做了。

而更加神奇的事情是,他在接触这个题目之前,连基因是什么都不知道,而后三天掌握基因表达。

是不是“天才”不好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小学生的父母,是中科院昆明某研究所的研究员,而拿着科研经费的项目恰好与这个题目相关,孩子的家长道歉了,说孩子对此有兴趣,也就教了。

至于获奖,则是不知道“项目报告必须作者本人撰写”。

这个解释,也挺“天才”的。

而翻一翻其他奖项名单,你可能会产生一种错觉,癌症这种疾病之王迟早会被中国中小学生给干掉,为啥呢?因为咱们的中小学生研究癌症的不在少数,还有小学生研究茶多酚抗肿瘤的题目,这是跟癌症杠上了。

都是“天才少年”,但是这些“天才少年”多少透着点不对劲。

如果说少年班的时代,学生被强制学习某一学科是为了科技发展的话,这些被强制研究癌症的小学生,则正好展示了“天才”的功利性嬗变,多数小学生,连作业还没做明白,人家已经向科研高峰冲击了,差距大啊!

“我的孩子不是天才,但是他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些少年变“天才少年”的过程中,家长所做的手脚和想要达到的目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是,人造天才,才是扼杀中国天才的第一步。

05

真天才低调,假天才横行,中国天才的光环都被大家玩坏了。

做“天才”有啥好处呢?

少年天才的故事,永远是加分项,小升初、中考高考都有实惠,捞钱自然也不例外。

最近,还有一个天才少女很红,14岁创立了3个品牌,自称一天可以写2000首诗、300首词牌、1.5万字小说,一颗文学界的“闪耀的新星”。

一天2000首诗是什么概念,作诗最多的乾隆皇帝一生写诗4万首,小姑娘20天就能写完了。

而她演讲的视频也是在网络上疯传,“传销式”的演讲风格,从慷慨激昂到潸然泪下可以无缝切换,跟着音乐一渲染,立马调动观众的情绪,甚至有观众能被情绪感染而落泪。

这种网红体质,也是这是干传销的“好苗子”。

人们顺便发现,小姑娘的这一套来自一个叫做姬剑晶的人,而姬剑晶来自陈安之团队,而陈安之可能是中国“成功学”营销最厉害的人,都没有之一,卖课卖书收弟子,这才是“天才少女”想干的事情。

传销?冒充“天才”最管用。

2012年,湖南青年在国内搞了一个云数贸的传销组织,发展十分迅速,后来还被列为“全国十大传销组织”之一,敛财的能力是杠杠的,但是国内打击的比较狠,他就偷渡到泰国,没想到被泰国抓了也关了。

监狱里,他就研究新的模式,出来后又搞了“五行币”传销,又是个大组织,要说在设计传销上,他可真的算是“天才”了。

为什么有人信他?在他自己编造的简历里面,他是个神童,9岁大学毕业,12岁破译银行密码,简直就是金融高手。

他和同伙敛财17亿,被判了12年,“天才”也露出了真面目。

是金子总会发光,天才也该用在正道上。

少年班的探索,争议了42年,还是难断成功与失败,日常的“天才教育”也需要反思。

研究癌症的小学生,以后就未必不能研究癌症,家长就不要添乱了,中国“为你好”式的违规,才是真天才杀手;写诗的小女孩,以后也未必不是文学家,只是家长虚伪的“我没有夸大”肯定不是正面的引导,网红演讲和传销,也就差那一步。

这些,扼住的是“天才的脖子”,真正死的,可能是中国的科技进步。

中国神童退化史:出家、吹牛、造假、搞传销......:http://www.fcxcn.cn/dongguan/851.html
反传销:www.fcxcn.cn 反传销柔儿团队主要负责寻人,上门反洗脑,现场解救劝说。团队长期在北海现场解救1040阳光工程,资本运作传销受害者,以及全国各地协助家属寻找北派传销的孩子(因传销而常年未回家者,被控制人身自由的人群),反传区域涉及:广西,广东,深圳,福建,江西,湖南,香港,浙江.附近有需要求助可与我们联系,孙老师137122575111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