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裂变式”网络传销 打着微商旗号行传销之实

首页 > 传销新闻
编辑:反传销柔儿 日期:2020-12-09T15:56:52 人气:5

注册会员账号2万余人,会员层级结构高达78层,遍布全国27个省市区,涉案资金1000多万元……这一“裂变式”的网络传销犯罪团伙,在北仑警方深入侦查、周密部署下,被一举摧毁,100余人落网,目前已有38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来自四川的举报求助电话

“我父亲被人忽悠搞传销,现在联系不上了,请你们帮忙找找。”今年5月底,北仑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接到了一个来自四川的举报求助电话。

传销、失联,对警方来说都是极其敏感的词汇。北仑警方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派员展开调查。

当时虽然疫情已渐趋平稳,但警方对外地来甬人员的登记管控等措施还是不留死角,民警王雷很快就在位于大碶街道甬江南路一个由厂房改造而成的办公楼里找到了“失联”的杨某,随即将杨某及其所在公司的老板尹某传唤到当地派出所调查。

在这个上千平方米面积的办公楼里,门口挂着“鑫优会商城”的牌子,民警发现里面聚集了四五十人,每个人都在办公桌前打电话,一派繁忙的景象。但让人奇怪的是,这些人除了打电话,也不见干别的活,而且口音各异,似乎全国各地的都有。

王雷对此有所怀疑。不过,在派出所里,尹某声称自己公司做的是微商生意,有自己的平台,主要是在网上找代理经销商和店主卖化妆品。杨某也说这个微商模式很好,他很看好公司的前景,并不是儿子联系不上他,而是儿子不同意他做这个生意,他才赌气不接儿子电话的。

一切似乎都能自圆其说,但王雷心里的疑虑却更深了:据杨某儿子说,杨某此前一直只是在外面打零工,根本没做过生意,更别说在网上做买卖了,而且就算做微商,还要偷偷摸摸的,不跟家里人说?难道这个“微商”有问题?

王雷立即对此展开了更加细致的调查。

“裂变式”的传销网络

这一查,就此牵出了一个特大网络传销团伙。

王雷很快发现,尹某的公司注册登记地是在一间写字楼里,而先前去的那处办公楼只是公司的一个分部,专门用来对招募的会员进行培训。

这家网络科技公司成立于2016年,由尹某与其妻子郝某共同经营,经营范围经过2次变更后主要是化妆品、工艺品、服装服饰、玩具、音响设备、餐具的销售。这家公司有一个名为“鑫优会”的APP商城平台,以推销鑫优会商城商品为由发展会员。

王雷乔装成一名普通会员进入这家公司调查,很快就搞清楚了他们的运作模式:建微信群拉人,先拉入公开课群,然后专门有人会在群里发一些互联网的营销知识。如果想进一步了解的话,就付29元的互联网课程学习费成为会员,进入另外一个课程群,之后在群内学习六天。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就会大力宣传介绍“鑫优会”,会员经人推荐就支付398元或者3980元的化妆品套餐,成为“店主”或者“核心经销商”。推荐人就会将鑫优会商城的账号和密码告诉这些新客户,同时公司就会把相对应的商品寄给已经付费客户。

“如果只是发展到了这一步,这个平台可以说还是在做微商推广,属于正常的经营活动。”王雷说,但接下来的“推广”活动就完全变质了:针对“店主”,假设在第一层,其直接发展一个下级会员“店主”,就有90元的收益(当然,为了吸引大家各自发展下线,他们规定下级会员“店主”再发展下一级会员“店主”,最初一级的就没有收益了);当其直推五人、团队达60人而成为“五星店主”后,辅导、管理下面的会员销售业务就能提成获取90元辅导奖和20元管理奖。

而“核心经销商”的推广,收益就更高了。假设其在第一层,每发展一个下级“店主”,就有90元的收益;发展一个下级“核心经销商”,就有700元的收益;而其下级“店主”和“核心经销商”发展下一级“店主”和“核心经销商”,其也有收益。当其成为五星经销商(直推五人团队达到60人),除了700元的直推奖励,还有300元的辅导奖;而“至尊”级别(就是团队下面出现五个五星经销商)后,除了上述的直推奖励和辅导奖励外,还有200元的管理奖。

“但是,如果团队下面有五星经销商的话,至尊是拿不到五星经销商的下面发展的会员的辅导奖。总体来说,如果团队下面有人级别和自己一样或者超过自己,那么他这条线的收益就拿不到了。”王雷说,他们如此设计,完全是为了诱惑会员拼命发展下线,公司的收益也就水涨船高了。

打着微商旗号,行传销之实

警方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尹某、郝某夫妻经营的这家公司以“鑫优会”商城平台APP打着“微商经销代理”的概念,公开招募微商、直销人员,并通过设置直推奖励、辅导奖励、管理奖励、消费奖励的方式向社会大众大肆推广其“经销代理”模式,鼓励会员推荐下级会员,而对虚假注册会员身份,虚假注册多个层级,均无法管理和控制。

“这种行为实际是以拉人头,通过下级缴纳入会费以获取利益的传销行为。”王雷告诉记者,他们所谓的套餐商品价值远低于市场价值,398元套餐是一个五件套化妆品,包括洗发露、护发素、沐浴露各一瓶,面膜和BB霜各一盒,其实际采购价仅仅34.5元;而3980元套餐的化妆品采购价也才200元出头,这些完全是一种“道具商品”,如无新人加入,则该经营行为不具有可持续性。

警方据此认定,“鑫优会”商城APP收取特定金额作为入门费,将会员按一定规则组成层级排列,以获取直推、辅导、管理奖励等引诱会员不断发展下线,从中骗取巨额财物,发展人员数量巨大,严重扰乱经济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

经过几个月的深入调查,北仑警方摸清了这个传销团伙的组织架构和人员身份、会员级别、传销层级、下线人数、地域分布等情况。

9月17日,警方组织200多名警力展开集中收网行动。因为事先侦查得知,传销团伙成员每天上午9点会到公司“开早会”,结果警方掐着这个时间点将他们一网成擒,有几个“迟到”的会员当时甚至还拿着早餐来公司。同时,另一组抓捕民警赶赴尹某夫妇的住所,将已经很少到公司露面、在家遥控指挥公司运营的尹某夫妇抓获归案。

经对依法提取到的“鑫优会”商城APP后台数据进行分析,2018年2月以来,该网络平台会员遍布全国27个省份,注册会员账号2万余人,其中包括“店主”“核心经销商”在内的实际VIP会员人数7485人,会员层级结构高达78层,涉案资金1000多万元。不过,在之前的两年时间里,该团伙只发展了约2000个会员;而今年疫情发生后,受疫情影响,很多人出行不便,受所谓“微商警校代理”的诱惑纷纷加入其中,这个传销团伙呈爆发式裂变发展,涉及人员和组织规模空前庞大。

警方调查发现,今年仅仅2个月时间,尹某夫妇的收益就极速增长。到了今年四五月份,他们不仅花费80万元买了一辆二手迈巴赫,还买了一套200万元的房产,投资股票也高达300多万元。

据了解,此案的主犯尹某今年38岁,大学本科毕业。在广东深圳一家公司工作一年后,他和在那里认识的郝某来到宁波。2009年,在辛苦打拼4年后,他凭借出色的口才创立了一家企业管理咨询公司。2016年,他又创立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次年变更为现在的公司名称。

“尹某思维清晰,口才了得,很有鼓动性。”王雷说,公司的微商公开课都是他自己讲述,自己录制的。他也很会包装自己,在公司的微信公众号“零亿微营销”中,有一段网络采访视频,自我介绍说“十年创业路”,说是接受央视专访的,声称是2018年受邀参加央视举办的“新经济新品牌峰会”,获得“2017中国经济新模式十大创新人物”“2018中国商业模式最佳创新奖”“2018创新中国分享经济十大标杆企业”等称号。

“这些称号听上去很高大上,但实际都是虚的。”王雷说,最大的可能是尹某为了包装自己,花钱打的广告。“要设计这样的传销模式,不是异常聪明的脑袋,根本想象不出来。可惜的是,尹某把聪明用在走歪路上了。”

目前,尹某等38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对此案还在进一步深挖之中。

文章来源:北仑新区时刊

起底“裂变式”网络传销 打着微商旗号行传销之实:http://www.fcxcn.cn/news/1282.html
反传销:www.fcxcn.cn 反传销柔儿团队主要负责寻人,上门反洗脑,现场解救劝说。团队长期在北海现场解救1040阳光工程,资本运作传销受害者,以及全国各地协助家属寻找北派传销的孩子(因传销而常年未回家者,被控制人身自由的人群),反传区域涉及:广西,广东,深圳,福建,江西,湖南,香港,浙江.附近有需要求助可与我们联系,孙老师1371225751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