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南京特大传销式诈骗案 团伙头目仅23岁

首页 > 传销新闻
编辑:反传销柔儿 日期:2020-12-16T10:16:13 人气:1

2020年5月17日,一名旅客满脸焦虑、行色匆匆地走进南京南站派出所民警值班室报警,称其与网恋女友约好在南京南火车站见面,当天陆续给女友微信转账了3000元后却再也联系不上对方,感觉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

正是循着这条线索,南京铁路公安处历时7个月,成功破获了一起特大电信诈骗案件,打掉了一个以“网络交友”为幌子、疯狂实施网络诈骗的犯罪集团,共捣毁藏匿窝点10个,抓获涉案嫌疑人56名,破获案件40余起,受骗群众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00余万元。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令人震惊的是,这个诈骗集团的高层“经理”,年仅23岁。而诈骗团伙的中层头目年仅20岁,凭着年轻貌美,专门负责在网上“钓鱼”。业务好时,她能同时和8个男人“谈恋爱”,角色转换自如……

报案

甜蜜的爱情和从未露面的女友

旅客李先生告诉民警,去年9月份他闲来无聊,进入了网上QQ空间,发现附近人功能上的图标闪烁,一位陌生人向他主动打招呼。李先生将其加为好友开始进行网上聊天。在与对方的聊天中,李先生得知对方是名年仅18岁的妙龄女子,父母离异后被迫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初中没毕业就从来贵州老家出来四处漂泊,目前在广东一家服装厂打工,独在异乡的她时常感到孤独寂寞,很想找个值得信任的人聊聊天。

同为贵州老乡的李先生与女子有着许多共同的话题,两人越聊越投缘,很快在微信里互相加为好友。当看到对方发来的一张生活照时,李先生怦然心动,从照片上看,该女子眉清目秀,长发飘飘,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在李先生的大胆追求下,两人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此后李先生陷入了热恋,每天都会收到女友发来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的微信,让李先生跟吃了蜜一样甜,他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友,对她越发信任。

有一天,李先生手机里收到了女友微信。女友告诉她外出时不小心被狗咬了,需要打狂犬疫苗,钱不够向他借钱。李先生想都没想,随即转了1000元现金给女友,这是他借出的第一笔钱。

接下来的日子,李先生既甜蜜又担心,女友那边总是“状况不断”,多次以看病、交罚款、吃饭、交培训费等各种理由向李先生借钱。李先生在浙江金华某工厂打工,除去自己的开销外,剩下来的钱基本上全都借给了女友,有时自己钱不够,还会找亲戚朋友借钱给女友。中途李先生也曾有过怀疑,均被女友要和他结婚的承诺哄骗了过去。

2020年5月份,女友主动提出要与李先生见面,商量结婚事宜,让李先生激动不已。两人相约在南京见面,顺便旅游一趟。为了早点见到心上人,沉静在幸福里的李先生陆续转给女友车费、购置服装费、礼物费共计约3000元现金。

5月17日,李先生从浙江金华乘车赶到南京南站,特地购置了鲜花在出站口等待与女友见面。当女友乘坐的G1484次列车达到后,下车的人群中始终没有出现女友的身影,李先生多次与女友联系,发现微信被对方拉入了黑名单,此时才恍然大悟自己遇到了感情骗子。

近8个月时间,李先生陆续通过微信和支付宝的方式向女友转账62次,共计27972元,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到目前为止李先生居然没有见过女友的真面目。

现场

男女青年高喊“为梦想加油”

接到李先生的报警后,南京南站派出所高度重视,立即汇报公安处。公安处从刑侦、技侦、情报、网安等多部门迅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5.17特大电信诈骗案”专案组,对该案件进行全面侦查。

南京铁路警方调取了犯罪嫌疑人作案使用的“糊涂的小笨蛋”微信和支付宝账号信息,经过调查追踪,发现这个微信号从去年5月份至今,居然先后有犯罪嫌疑人周某、杨某和张某三人轮流充当李先生的女友,一直与其保持联系,花言巧语编造各种理由诈骗其钱财。

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通过开展大量的工作,民警发现这是一个巧借“水玲珑”公司为外衣、以传销式招募吸收人员实施的诈骗集团,涉及诈骗人员众多,分数个窝点长期盘踞河北省石家庄市。经过侦查,铁路警方逐步掌握了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杨某和张某的藏匿的窝点。

专案组民警迅速出动,兵分两路前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和长安区,对盘踞在此的两个窝点进行搜查。当民警进入桥西区滨河街某小区居民楼里的一间房屋时,一名20多岁的男子正在北面的房间口若悬河地给十多名男女青年上培训课,他们大声喊着“为梦想加油”的口号。

上课的男子正是警方要找的杨某,他正在对屋里的“业务员”进行培训,每人手上也都拿着一本“剧本”,上面全是用红蓝笔标注的学习笔记。

看见警察的突然到来,“业务员”们有的一脸蒙圈,有的惊慌失措,有的低头不语。八十平米的房屋,摆放着七八张上下高低铺床,空间显得拥挤狭窄,房间里有几台电脑,桌上放着锅碗瓢盆,还有些没吃完的剩菜,这里就是他们工作生活的地方,条件十分艰苦简陋。

在这两个窝点,南京铁路警方共抓获包括杨某在内的嫌疑人8名,起获作案手机十余部,电脑6台,用于作案的“剧本”二十余本。通过对8名嫌疑人的突击审查, 一个有组织、有分工、目标明确、作案特点鲜明的诈骗团伙逐渐浮出水面。

揭秘

专门制定的“剧本”和不断变换 “剧情”

经调查,警方了解到这是一个巧借“水玲珑”公司为外衣,以传销式拉人头和谈恋爱为名义实施诈骗的团伙,人数众多,实行层级管理,分数个窝点盘踞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一带。

该团伙以“身价”为诱饵,吸引人员加入,一个“身价”价值2900元,新人只有缴纳了2900元后才可以进入组织变成一名“业务员”,一个“身价”在不久的未来可以分到290万元的分红,想要涨“身价”只能通过缴纳2900元的倍数钱财才可以成倍增长。

拉10人进入就可以升为“主任”,拉64人进入可以升为“大主任”,拉65到392人进入就成为“经理”。主任以上的人拥有固定的工资,“公司”将业务员分批放到他们所租住的出租屋内,指定一个“主管”作为家长进行管理。

这个传销组织不同于其他传销组织的是,他们吸收的不仅是入会的人头费,还靠网络诈骗大量吸取钱财。“业务员”诈骗得来的钱财都要层级上交,只留很少的一部分给“主管”负责“业务员”的生活使用。他们均是以“谈朋友”为诱饵,通过手机微信、网络交友平台的方式广泛撒网,通常以无钱吃饭、买票见面、突发疾病为借口,诱导受害人不断转账。他们的作案目标通常会选择西南云贵地区的受害人。

据犯罪嫌疑人杨某交代,他们都是从云贵地区走出来的,老乡与老乡比较好沟通,再加上那里山区偏远,文化水平偏低,严重的男女比例失调和重男轻女思想导致云贵地区的男性很难找到合适的配偶,通常会深深的陷入诈骗团伙所编制的“粉色陷阱”。

其中一名受害者郭某,来自贵州黔西南某镇,当调查取证的民警找到他时,他还深深地相信手机里甜言蜜语的“女朋友”。当民警将证据摆在他的面前时,他面如死灰,多年的积蓄付诸东流。

可是,仅仅聊天就能让人纷纷落入圈套吗?这个诈骗团伙有一套独特的“人物分析”方法和“诈骗剧本”,根据不同的人物性格特点,编写出几十种不同版本的“剧本”。每名新人入伙,团伙里的“主任”都会对其进行专门业务培训,疯狂洗脑上“成功学”。

此外,团伙还经常定期召开培训学习会。每名业务员汇报聊天进展情况,“主任”对聊天对象进行人物性格分析,找出其弱点,传授下一步诈骗话术和套路,提升整体团队的业务水平。

为成功骗取对方信任,每个小团体成员一般由数名男性“业务员”搭配一名女性“业务员”组成,互相分工协作,在上演某一“剧情”时,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轮番给受害人打电话,联合诈骗让“剧情”演绎得合情合理,不漏破绽。在“女友”甜言蜜语的攻势和真实音视频的双重诱惑下,很多受害人落入圈套,深信不疑。

警方逐渐摸清了该团伙的层级关系,并梳理出该团伙几个主要犯罪头目的身份信息和窝藏地点。南京铁路警方连续11余次前往石家庄市摸排蹲守,最终将窝藏在石家庄市各区的网络诈骗团伙一网打尽,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60余名,查明涉案起数40余起,涉案金额达100余万元。

幕后

高层经理年仅23岁 主任同时和8人“恋爱”

胡某,云南玉溪市人,是这个诈骗集团的高层“经理”,年仅23岁。

从小父母离异,胡某跟着父亲和弟弟一起生活。由于家庭贫困,缺乏管教, 13岁那年他就辍学跟随父亲来到贵州兴义市某建筑工地做勤杂工,每天从早忙到晚,干着苦力活。201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经老乡介绍,胡某独自来到河北省沧州市一个名叫水玲珑的公司工作。刚入公司,他就参加了业务培训,听着“主任”上的培训课,让他热血沸腾,暗自庆幸自己谋到了一份十分有前途的工作,只要按照教授的方法很快就可以赚大钱。

头脑灵光的胡某潜心学习研究,在网上冒充女孩找不同的男人谈恋爱,只要动动嘴,就会有多笔钱财源源不断转入他的银行账户,让他的“业绩”斐然,成为了业务骨干。由于表现出色,胡某一路升迁,很快就从众多的业务员中升任职了主任、大主任,负责公司的管理和培训工作。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2018年,胡某因诈骗罪曾被浙江警方刑事拘留。在2019年初被释放后,他头也不回地又回到了水玲珑公司,并努力成为了人人羡慕的“经理”级头目,回到家乡贵阳远程操控“公司”运营。

此时,胡某的荷包鼓了起来,不断从业务员身上抽取提成,日进斗金,成了年入百万的成功人士。通过胡某的朋友圈,警方发现豪车、洋房是他常常炫耀的资本,甚至去给“员工”讲课时都是打“飞的”来回往返,这样的生活与手下“员工”的拮据度日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王某是这个诈骗集团的“主任”之一,一头披肩秀发,白皙文静的脸庞,明亮的大眼睛散发着青春的光芒,笑起来脸蛋儿有两个好看的酒窝。被警方抓获时,她年仅20岁,正是花一样的美好年华。

作为诈骗团伙的中层头目,除了自己做“业务”外,她还负责管理小组里的20多名“业务员”,对他们进行定期培训。为了躲避父母包办的婚姻,王某刚满16岁就逃婚出来四处闯荡。凭着年轻貌美,她被一个男人看中带入了水玲珑公司,经过洗脑后专门负责在网上“钓鱼”。有时业务好时,她同时和8个男人“谈恋爱”,在网上与不同的男人聊天,角色转换自如,给对方发些生活照片和视频,清纯的模样让这些男人深信不疑。

南京铁路警方民警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这些违法犯罪嫌疑人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有的人在加入组织时甚至还未满十八岁。他们身上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和共同点,均为云贵山区走出来的山村少年,贫穷、文化水平低、家庭监管缺失是他们共同的人生标签,对财富的嫉妒渴望、对劳累工作的厌恶、对法律认识的淡泊让这群年轻人步入社会后,自身鉴别力差,容易受到各种诱惑误入歧途,继而走上犯罪的道路。当警方抓到他们时,有的人才如梦初醒,悔恨不已。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朱健勇

起底南京特大传销式诈骗案 团伙头目仅23岁:http://www.fcxcn.cn/news/1321.html
反传销:www.fcxcn.cn 反传销柔儿团队主要负责寻人,上门反洗脑,现场解救劝说。团队长期在北海现场解救1040阳光工程,资本运作传销受害者,以及全国各地协助家属寻找北派传销的孩子(因传销而常年未回家者,被控制人身自由的人群),反传区域涉及:广西,广东,深圳,福建,江西,湖南,香港,浙江.附近有需要求助可与我们联系,孙老师1371225751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