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教父”重现江湖!李金元的百亿天狮与直销帝国

首页 > 涉嫌传销
编辑:反传销柔儿 日期:2020-06-01T9:58:33 人气:14

在天津城区西北方向40公里处,一片工厂、仓库与荒地之间,曾矗立着一座“华堂”。

这座“华堂”占地百亩、红墙金瓦,整体造价近10亿,奢华至极。

在澎湃新闻的报道中,这里是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的神秘会所,同时也是天狮集团接待来宾、供经销商参观的“地标”景点。

如今,在官方的表述中,这座“华堂”已被天狮集团自行拆除,只留一地残砖烂瓦。

但,楼塌了,人还在。

1

“直销教父”重现江湖

时隔数月,李金元再度现身。

澎湃新闻的一则消息显示,5月25日,陕西省略阳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在其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应略阳县人民政府邀请,天津天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金元一行12人来汉中市、略阳县就大健康、大旅游及电商等产业项目进行考察对接。

照片上的李金元派头十足,春风依旧。

李金元上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还是在2018年12月14日。那一次,他和联合国秘书长古雷特斯双手紧握,神情悠然。

这种悠然来自于底气。作为直销行业的“教父”级人物,李金元曾风光无限,连续11年蝉联天津首富宝座,花10亿建百亩“宫殿”,斥巨资请员工游法国。

作为天狮的掌门人,李金元的业务遍布全球,和各国领导人会见更是家常便饭。

天狮宣称目前在全球已经建立了110个国家分公司,业务辐射190个国家和地区。

“天狮正处于第三次创业改革转型的关键时期,要做好顶层设计和终端模式的一系列改革工作,推动民族事业进入世界500强”。

“冲击世界500强”这个目标,李金元喊了13年。

对直销行业而言,与其说这是一个目标,不如说这是一个梦,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梦。

但“造梦”恰恰是直销行业的必备手段,也是李金元的拿手技能。

按李金元的话来说,梦想是一定能实现的,如果实现不了,那是你还不够努力。

“努力”的李金元出生于1958年的河北沧州李龙屯村,不爱读书爱挣钱。

14岁时,李金元不顾家人反对,辍学去华北油田当了一名“能挣钱”的石油工人。此后数年,靠倒卖各种产品,开设贸易公司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那个市场经济浪潮奔涌而来的年代,凭借着灵活的头脑和大胆的个性,李金元在商海中大步向前。

34岁那年,李金元与保健品直销行业不期而遇。从此,他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路。

1992年,嗅觉灵敏的李金元买下了中科院一项关于高钙粉研究成果的生产专利,开始生产“高钙素”。

天狮集团就此诞生。

从这个高钙粉当中,李金元摸索到了一条发财之道:保健品。

时至今日,保健品的神秘面纱已被揭开。所谓保健品,听起来玄乎,但实际上所有的功效和承诺,到最后无非一句话:

吃不好人,但也吃不死人。

摸清保健品的门道后,李金元搭上直销的快车,财富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仅1996年初到1997年8月,天狮就实现了19.89亿元的销售额,利润高达6.39亿元,直销队伍更是壮大到了300万人。

此后数年,在国内直销被禁的情况下,李金元转战海外市场,并把天狮带到美国上市。一时之间,李金元成为了世界级的直销大佬。

李金元的天狮分公司和信众遍布全球,其所到之处掌声雷动,俨然一派“灵魂偶像”的模样。

2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直销帝国

风光与呼声的背面,是疑云重重。在每经新闻等诸多报道中,天狮集团长期被质疑游走在直销与传销之间的灰色地带,李金元也被指“大骗子”,甚至卷入行贿案。

尽管天狮集团一直在否认,但随着质疑声量的不断加大,这渐渐成了横在人们心中的一根刺。

2018年12月27日,江苏南通市公安局通报,警方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传销案,6个传销组织以“天津天狮”名义从事传销。

中国裁判文书网资料也显示,2009年以来,全国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致155人死亡。

这些案件触目惊心。例如,2013年11月2日,作为“天津天狮”传销组织领导的侯某伟对被害人黄某超以语言威胁,阻止其离开。被害人黄某超见无法逃离,遂趁侯某伟等人不备,从位于七楼的该传销窝点的厨房窗户跳下,不幸坠楼身亡。

这些刑事案件,有的发生在天狮2011年取得直销牌照之前,有的发生在其取得直销牌照之后。

对此,天狮集团在官网曾发布公告称,“那些人打着天狮的名号搞传销,是假天狮”。

但天眼查资料显示,“真天狮”天津天狮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持有“假天狮”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20%的股权,而“假天狮”的另一个股东为天狮中国控股有限公司。

▲资料来源天眼查

交错缠绕的关系网中,甩不掉天狮的影子。

频发的刑事诉讼给天狮集团和“天津首富”李金元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法制日报社主办的《法治周末》曾发文怒斥,称天狮集团:

“打着直销的旗号,干着传销的勾当,一张直销证似乎成了他们的通行证、护身符。”

在法制日报的记者看来,天狮赚钱的把戏就是通过层级返利拿提成,搞虚假宣传来骗取消费者。

“大健康产业”的美名之下,靠着夸大其词、荒诞虚假的话术,通过违规宣传和各种环节的洗脑,一个百亿级的“直销帝国”迅速拔地而起。

3

下一个权健?

再黑暗的地方也总会照进光。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天津权健推向舆论漩涡。

案件以权健董事长束昱辉被判刑九年,处罚人民币五千万落下帷幕。

权健案将保健品行业推上了风口浪尖,“直销教父”李金元的天狮集团自然也没能逃出公众的视线。

尽管同属直销金字塔尖,但天狮走了一条和权健有所不同的道路。

从公司总部位置来看,天狮和权健都在天津市武清区,二者直线距离6公里。

除了地理位置上的接近,权健的束昱辉还曾是李金元麾下300万销售队伍的一员。两家公司的运作模式也如出一辙:

用中医概念将产品进行包装宣传,再通过一层层人际网络进行销售。

1998年,由于直销和非法传销的活动过于猖獗,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禁止一切直销和非法传销。

以直销起家的天狮,在国务院禁令后,被迫转回店铺销售。

眼看着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天狮决定“千斤拨4两”:拓展海外市场,到海外去“送健康、送财富、送爱心”。

李金元开拓海外市场的法宝,就是“发奖励”。

2002年,李金元在莱茵河畔将100台宝马、43艘游艇、32架家用微型飞机,颁发给天狮集团的先进员工;2004年吉隆坡,天狮集团共奖励239名营销员21栋别墅、54架私人小型飞机、71艘豪华游艇和260辆名车……

李金元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就这样,世界各地都留下了李金元豪气的身影,他的海外版图也渐渐扩大。

天狮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04年底,天狮在全球90多个国家建立了分支机构,产品覆盖190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拥有900万稳定消费人群。

天狮的国际化程度之高,令人咋舌。2018年11月14日至12月14日,一个月内,李金元先后到过津巴布韦、乌干达、苏丹,并与政要相见。

后来,李金元终于在2011年拿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国内直销牌照。

拿到牌照这个“尚方宝剑”后,李金元靠着此前积累的影响力和庞大的直销队伍,迅速积累起了财富,成为身价超过400亿的富豪。

直到权健案曝光后,李金元才一改往日高调的性子,渐渐低调。

尽管李金元时隔一年多后才以“项目考察对接”的形象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但其身家财富及资本版图仍非多数人能企及。

据财经天下周刊统计,在2019年10月公布的2019胡润百富榜与2020年2月公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李金元的财富值均为150亿元,虽较2018年身家缩水了50%,但依旧排在了第244名、1303名,高于绝大多数富豪。

而在商业版图上,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其目前担任着天津天狮生物工程、天狮圣辉堂(天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等4家尚处存续状态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拥有16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资料来源天眼查

尽管质疑不断、官司缠身,这位“直销教父”当下依然活得很体面。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如此魔幻。

4

尾声

一直以来,直销与传销的界限都极为模糊。

自媒体“市界”曾总结过,抱着骗钱目的的保健品,其实都有固定的话术和套路:

一是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或者叫做信口胡说;二是聚会洗脑;三是分级拉人。

在90年代初,传销尚不违法,打着直销旗号的企业,其实大都干得是传销,在保健品的掩护之下,全国几乎所有大城市都出现了这一商业模式。

传销模式下,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触目惊心的案件屡见不鲜。

遗憾的是,法律可以区分直销与传销的界限,却解决不了贫穷、疾病以及人性中的欲望!

而这些东西,恰恰是黑暗最好的温床。

“直销教父”重现江湖!李金元的百亿天狮与直销帝国:http://www.fcxcn.cn/shexianchuanxiao/735.html
反传销:www.fcxcn.cn 反传销柔儿团队主要负责寻人,上门反洗脑,现场解救劝说。团队长期在北海现场解救1040阳光工程,资本运作传销受害者,以及全国各地协助家属寻找北派传销的孩子(因传销而常年未回家者,被控制人身自由的人群),反传区域涉及:广西,广东,深圳,福建,江西,湖南,香港,浙江.附近有需要求助可与我们联系,孙老师137122575111
0

相关阅读